Fiona的天空部落

關於部落格
  • 229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莫迪里亞尼的美麗與哀愁

他全名叫做阿美迪奧·莫迪葛里亞尼,1884年7月12日生於義大利的利佛諾,小名叫做迪多。莫氏家族為來自羅馬的猶太名門,18世紀中葉時,家族遷徙到政治與宗教中心──利佛諾。莫迪葛里亞尼一生以猶太血緣為榮,長大後聽聞有人詆毀猶太人時,他會立刻挺身訓斥。迪多是家中四個孩子中年紀最小的,大哥後來擔任議員。他的父親曾是銀行家,生活原本富裕,甚至到了豪奢的程度,但在迪多出生前後,家族礦業經營失利宣告破產,不久之後撒手人寰。而父親經常在外經商,在這家庭中的角色顯得不甚重要。所以,母親及娘家是對迪多的教養及影響最大,加上自幼體弱,母愛對他無比重要。

外祖父在迪多兩歲時搬來同住,他是一位睿智的長者,精通歷史與哲學,通曉多國語言。祖孫之間感情緊密,相互依賴。小迪多第一次參觀博物館,就是由外祖父領去的,引領他進入義大利繪畫的堂奧。他特別喜愛吉爾蘭戴歐、提香兩位文藝復興時期大師,以及利佛諾本地畫家如喬凡尼·法多利、維特裏歐·柯克斯。

有一說莫氏家族因近親通婚,造就畫家先天孱弱的體質,終生受病痛所苦。外祖父在他10歲時過世,驟失歸屬的傷痛,讓他一度產生自閉現象。他的身體無法承受沈痛的悲傷,11歲那年冬天,他罹患了肋膜炎。14歲時罹患斑疹傷寒,併發肺炎,須中輟休學,臥病在床。母親細心照料,買了各類書籍給他閱讀,其中包括尼采、但丁及波特賴爾的著作。期間母親發現他的繪畫才能,於是在他病癒之後,鼓勵他開始學習繪畫。莫迪葛里亞尼的在學成績不佳,學習藝術就成了他的夢想。1898年偶而在利佛諾一間美術學校上課,在風景畫家葛裏埃蒙·米凱裏的畫室學習素描及油畫,而米凱裏是義大利印象派畫家喬凡尼.法多利的弟子。1899年在母親的許可下,離開正規的課業,開始每天固定在米凱裏的畫室學習,而不再是偶一為之的授課。在此莫迪葛里亞尼習得傳統的繪畫技法,掌握住地中海沿岸特有的色彩,他的繪畫連結了義大利的古典傳統,承襲古希臘,甚至文藝復興的素描傳統。

青少年的莫迪葛里亞尼並不貪玩,他與姨母蘿拉一起研讀鄧南、尼采、柏格森、克魯泡特金等人的著作。因為身體的病痛,他必須承受孤單,無法四處遊走,活在大人的世界裏。他大量的閱讀,尤其喜愛但丁、佩脫拉克、亞力奧斯托,還有利歐帕迪以及卡杜齊幾位作家,從閱讀這些深奧的書籍,看出藝術家十分早熟。

這段時間他和母親到佛羅倫斯旅行,遊歷了烏菲茲美術館、碧提宮。眼界大開之後,激發他想要四處旅行的欲望,特別是去羅馬和威尼斯。不料,肋膜炎舊疾復發,醫師們發現他的症狀一再復發,情況令人憂心。1900年9月,莫迪葛里亞尼的疾病被診斷出罹患有結核病。經過療養之後,母親帶他到拿波里、羅馬、佛羅倫斯等地旅行,接觸到希臘及羅馬的雕塑, 以及教堂文化。這些城市蘊藏了豐沛的藝術資產,對17歲纖細易感的少年而言,內心自是受到頗大的震撼。眼中所見凸顯故鄉利佛諾的貧乏, 因此他一心想要出走。義大利古典美術之旅最後一站來到威尼斯,讓他許下成為一位藝術家的願望。 立志當一名雕塑家

母親終於同意讓多病的麼兒離開家園,到外地闖一番天下。在舅父的資助下,1901年5月, 莫迪葛里亞尼前往佛羅倫斯,和過去的同窗吉利亞共用一間畫室。那年冬天他在羅馬渡過,獲准在博物館內臨摹作品。莫迪葛里亞尼從小的心願就是當一名雕塑家。這是他受到義大利傳統藝術的影響。第一次體驗到雕塑的創作是在1902年的夏天。他返家後成功說服了母親,資助他前往義大利盛產大理石的卡拉拉。後來,果然鄰近卡拉拉的彼得拉桑塔的愛彌利歐·普裏提工作室落腳。普裏提傳授他雕刻的基礎技法。然而大理石雕刻是極端耗費體力的工作,莫迪葛里亞尼先天體弱,根本難以負荷。這段期間,他十分仰慕那幾位著名的義大利雕刻大師的作品,例如維洛及歐、佛羅倫斯麥迪奇禮拜堂的米開朗基羅的雕塑,以及14世紀錫耶納雕塑家卡麥諾。卡麥諾的繪畫及雕塑醇美溫柔,構圖富有裝飾性,表現一種夢幻的特質,令他歎為觀止。

在佛羅倫斯期間,莫葛裏亞尼回想起一位智利畫家談起巴黎藝壇,談論印象派畫家們的種種,不由得心生嚮往。他非常渴望能到巴黎一探究竟,然而母親堅持要他留在佛羅倫斯,繼續原來的學習。莫迪葛里亞尼認為留在佛羅倫斯已無可學,決定要自己追尋藝術創作,毋須倚賴老師的教導。他試著說服好友吉利亞加入,不過吉利亞一心服膺喬凡尼.法多利的教學,並不支持他的決定。莫迪葛里亞尼深深覺得遭受了背叛,兩人嚴重爭吵後關係決裂,於是他獨自前往威尼斯。

來到水都時已是1903年春天,5月份他申請進入威尼斯的瑞吉歐美術學校的裸體研究免費學校。上過幾次課,他便覺得教學過於學院派,因此只願隨性取生活周遭的題材來創作。在威尼斯他時交往不少藝術家朋友,但在此他染上大麻的惡習,不再上課,流連酒吧和夜總會。他意識到,到巴黎畫畫的夢想愈來愈急迫了,唯有在法國首都,才得以發展自己的藝術語言,實現自由創作的野心。而過去一直提供經濟支持的舅父在1905年過世了,沒有謀生的能力的他,夢想似乎就此破滅。然而疼愛麼兒的母親後來仍帶來一筆微薄的旅費,才讓他重燃希望。

1906年1月莫迪葛里亞尼乘坐火車,從利佛諾抵達巴黎,落腳在馬德蓮附近一間小旅店。他申請進入寇拉赫西學院,過去在此求學的知名藝術家高更、惠斯勒、羅丹等一流人物。就連女雕塑家卡密兒·克勞岱、莫迪葛里亞尼後來的生死至愛珍妮·艾布登也是就讀此校。它是一所開放的美術學院,容許收容女學生,在民風保守的年代為男模特兒寫生。莫迪葛里亞尼選擇此校的用意,乃是希望接受正規的課程訓練,課餘時間他飽覽城市風光,參觀教堂、博物館與古跡,尤其鍾愛羅浮宮裏陳列的希臘、羅馬雕刻。

莫迪葛里亞尼的一生最大願望,其實是成為一名雕塑家,希臘、羅馬的古典藝術傳統深植他的心裏。然而雕刻需要耗費體力,實非病弱漸可以堅持。他不認同羅丹以陶土的「塑」的概念,偏愛直接在石頭上雕刻,最愛的石材是堅硬的大理石。因此,一生中有多次創作雕塑,若非疾病及體能所囿,他也不會輕易放棄,甚至一有機會仍會試圖回到雕刻工作。

波希米亞式的藝術家

巴黎的一切迥異於義大利,俯拾皆是新鮮刺激的事物。他流連于蒙巴納斯區的羅莎莉小酒館,脫去布爾喬亞的服飾,改換上藝術家的打扮。他從蒙巴納斯區搬到蒙馬特區,住在科蘭古街。在知名的狡兔之家小酒館內,他結識了尤特裏羅,兩人成為好友。此時他也勤於研究畢卡索和馬蒂斯兩人的作品,但後來認為人各有志,無法過度期待。

蒙馬特的洗濯船是立體派藝術的中心,在此他和許多巴黎藝文界人士交往,有藝術家畢卡索、德安、烏拉曼克、梵童根、 羅杭、馬庫西以及畢卡比亞; 畫家詩人雅可布、作家沙蒙、評論家雷納爾及詩人阿波里內爾等。期間,包括畢卡索、雅可布、烏拉曼克、莫迪葛里亞尼在內的多位藝術家,皆發現歐洲藝術之外的瑰寶,特別是大洋洲和非洲的雕刻。

20世紀初期巴黎的現代藝術家們有兩大思潮,若非追隨以畢卡索為首的立體派,要不就追隨以馬蒂斯為首的野獸派。莫迪葛里亞尼不願依附任何的畫派,他持中立的態度,執著於自己的創作,甚至義大利的朋友邀他為成為未來派的一員時,也遭受他的拒絕。

莫迪葛里亞尼認為,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對的地方,哪怕是千金散盡也值得,更何況他的生活本來即不寬裕。雕鑿工作容易引發咳嗽,耗損體力。於是他專注於繪事,完成了許多的素描和油畫。這段期間他描繪的肖像有兒童和女人,甚至曾經畫過畢卡索的愛人。初期的嘗試不甚滿意,不喜歡跟隨潮流,偏好尋找自己的風格,有時融入古的元素,有時添入新的概念,所有繪畫的主題都是人物畫。

他不吝于對德國畫家友人分享他對惠斯勒、王爾德、鄧南遮等人的景仰,他期望能夠成為這類卓越的人物,生活精彩又極度優雅。慢慢地他在小畫廊找到展覽的機會,但是如同初出茅廬的年輕藝術家一樣,一幅畫也賣不出去。1907年,他的生活開始有了明顯的轉變,他畫油畫、畫素描、作雕刻,談戀愛,到較具規模的畫廊兜售作品。同年有2幅油畫及5幅水彩入選秋季沙龍。當年的沙龍展中有塞尚的專區,他對於塞尚的藝術由衷地景仰,此時他也在洗濯船看到畢卡索精湛的《亞威農少女》。

這段時間他感到了挫敗與不安全感,儘管有文學與詩陪伴著他,但仍無法排解內心的苦悶,他的自尊心強烈,病痛和不如意的窮困日子令他消沈。他濫用毒品,沈迷於酒精之中,如同許多蒙馬特裏的藝術家們都藉此來麻醉自己,過著所謂波希米亞式的生活。然而他患結核病的虛弱身驅實在禁不起藥物的摧殘。後來他遇見了生命中的一大貴人──保羅·亞歷山大,一位有教養、優雅的醫師。在未來的七年間,畫家獲得不少來自他的贊助。亞歷山大醫師鼓勵莫迪葛里亞尼,購買他的作品。

 

蒙巴納斯的藝術家朋友

20世紀初的蒙巴納斯區逐漸湧入一波藝術家,形成一個以蜂巢工作室,圓頂、穹頂以及丁香園等咖啡屋所形成的藝術新聚落。1909年後莫迪葛里亞尼也遷移到此處,起初他暫居小旅館或友人的住所,有時則棲身在聖拉薩車站的休息室,後來才有自己的畫室。蒙巴納斯的崛起,逐漸取代了蒙馬特的地位,而這位畫家的遷移,也意味著風格上的必然轉變。

他在蒙巴納斯結識了羅馬尼亞雕塑家布朗庫西,一位樸實、謙沖而睿智的藝術家。布朗庫西在他的作品中追尋純粹而精准的線條,深深打動了莫迪葛里亞尼,也影響了他的雕刻創作。

亞歷山大醫師和家人不定期向莫迪葛里亞尼購買肖像畫,他又開始過起抽大麻、飲酒作樂的日子,俊美的外型下,風流韻事也不少。期間他發展出 卡律埃女像柱 一系列的繪畫作品,這是為了雕刻而作的練習,他還把此系列的習作和素描送給布朗庫西看。女像柱原本是古希臘神殿建築的支柱,其造型以著衣女子石像取代了圓柱,巨大的樑柱壓在女像石柱上,因此造型產生某種視覺上的壓迫感。藝術家認為這種力量的均衡與發展,乃是他所要追求的。研究線與面的構成,到肢體的豐富律動感,對後來其繪畫表現有所幫助。

有人認為 女像柱承受具大壓力的形象其實也反映出藝術家當時的心境。1911到1912年間,他的體能狀況愈來愈差,他忍耐著身心的沉重負擔。未來派在巴黎的首次展覽十分成功,立體派也持續引起國際藝壇的矚目。而對他而言,無論追逐成功與財富都是毫無建樹。他一方面吃藥,一方面又酗酒,肉體的疲勞,加上精神的緊張,已達到臨界點,終於嚴重病倒。友人籌錢將他送回母親的身邊,靜養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1913年,他再度回到蒙巴納斯,身體氣色有明顯好轉。然而不久,他又開始頹廢放縱的生活形態。他交往了許多朋友,有俄國雕塑家查德金、日本畫家藤田嗣治、立陶宛畫家蘇汀、波蘭畫家奇斯林。奇斯林和他氣味相投,後來成為他最契合的好友,而蘇汀則是最早懂得欣賞莫迪葛里亞尼才華的藝術家之一。在詩人好友雅可布的介紹下,他結識一位年輕人居庸,這位具有潛力、可望成為巴黎執牛耳地位的畫商,也正是後來巴黎橘園美術館收藏的主人。

在莫迪葛里亞尼憔悴失意的時候,很幸運地遇見來自波蘭的詩人芝波羅夫斯基 夫婦。他是畫家最佳的經紀人,提供自己的寓所供他作畫,生活上處處資助他,精神上鼓勵他。他們的關係是一段富有人情味的佳話。1917年,芝波羅夫斯基為他籌募第一次個人畫展,當時未能成功,僅賣出一幅畫。但是五幅裸體畫在畫展出時,卻被認為有色情的聯想,敗壞風俗遭員警取締,這個事件反而使莫迪葛里亞尼一夕成名。畫家生命最後的五年裏,有了芝波羅夫斯基和妻子全心全力的付出,畫家在藝術上達到完成階段,兩人功不可沒。

藝術家的戀人們

莫迪葛里亞尼俊美秀逸,性格浪漫,帶有一股文藝氣息,在巴黎藝術界是眾多女人愛慕的物件。在他一生中有幾段愛戀,這些女子都曾出現在他的肖像畫裏。而他用情最深的有兩位,一位是南非出生的英國女詩人碧翠絲·海絲汀絲,另一位是前文提過的巴黎女孩珍妮·艾布登。

莫迪葛里亞尼和碧翠絲相識於1914年7月,這位年長五歲的女詩人美麗而富有,外型帶有冷淡而高傲的神態。 兩人同居兩年期間,碧翠絲成為畫家最佳的模特兒,也是生活上的一大慰藉。以碧翠絲為模特兒的油畫至少十幅以上,素描的數量則更多。她生活放蕩,他行為無度,兩人經常嚴重爭吵,1916年兩人因性格差異愈形擴大,終於分手收場。失去愛情的莫迪葛里亞尼酗酒、又營養不良,陷入崩潰,幸有倚賴朋友的支援,尤其是同樣的貧窮的蘇汀,給予溫暖的奧援。

1917年的春天,33歲的莫迪葛里亞尼遇見他生命中的真正愛情,年僅19歲的珍妮·艾布登,正在寇拉赫西學院以及國立裝飾藝術學校就學。這位來自中產階級的家庭,個性憂鬱保守,性格堅毅。莫迪葛里亞尼彷佛找到期待已久的理想女性,而珍妮彷佛也是為他而生的女人,優雅的面容,對畫家全然的崇拜。兩人產生一種狂熱的愛情,也使畫家的藝術生命變得成熟。兩人相處不到三年時間,莫迪葛里亞尼的藝術達到巔峰狀態。

珍妮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陪伴莫迪葛里亞尼,完全的順從他,不求任何回報,並且與他私訂終身。由於珍妮的父母無法接受猶太裔的藝術家,兩人在法律上沒有正式婚約。1918年他們生下一個女孩,取名為珍妮·莫迪葛里亞尼。珍妮與莫迪葛里亞尼兩個孤獨的靈魂,互相取暖。藝術家的心中潛藏著貴族的高傲性格,身體的折磨無法全心貫注於藝術,生命有很多的掙扎。他始終覺得愧對珍妮的愛情,不能帶給她幸福,同時無法取得她父母的諒解,增加了他的苦悶。彷佛知道自己生命的短暫,在破滅之前,他獻出最大的力,在悲慘的生命盡頭,快馬加鞭地創作了許多畫品高貴的傑作,展現了生命的光輝。

蒼白、虛弱的莫迪葛里亞尼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裏,僅容許珍妮看顧他,甚至拒絕醫師的診治。直到意識昏迷之後,才被送往醫院。1920年1月24日,36歲不到的莫迪葛里亞尼因結核性腦膜炎過世,終於脫離人世。恩愛情深的珍妮,已懷了九個月的身孕,在莫迪葛里亞尼病逝的第二天早上,從父母家中的五樓窗戶縱身一躍,結束了22歲的花樣年華。他們的愛情故事感人肺腑,但也令人喟歎命運的磨難。

 

人物是唯一主題 兩泓秋水映照畫家的自我

莫迪葛里亞尼的創作題材,不論雕塑或繪畫,幾乎都以人物為主,存世的作品中只有四幅風景畫。其餘的都是他生活中所見的人物畫,有兒童、女僕、職業模特兒,朋友、戀人的肖像或裸體。

在造型風格上他混合了西方傳統及非西方的多種文化,尤其是他對義大利古典傳統的孺慕之情。他的靈感來自塞尚、前拉斐爾畫派、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立體派繪畫、非洲雕刻、柬埔寨浮雕以及日本版畫。他將雕塑的研究轉移到繪畫上,避開肌肉感的描寫,尋找一種簡化的、表現內在形象的特質。

無論男男女女,莫迪葛里亞尼所描繪的物件,都透露出一種女性的纖細特質。他偏愛描寫一種無精打采的、迂回彎曲的人物姿態;傾斜的頭部彷佛陷入沈思,動作和緩而害羞的,強調一種不均衡的美感。頸部細長、眼如杏仁,多數不畫眼珠,只塗上一片淡淡的藍,宛如秋水,流露出哀怨的神情。通常肖像畫都有背景,多數在室內環境,然而莫迪葛里亞尼幾乎不太處理他的背景細節,只有色調及抽象化的傢俱,純然只突出人物本身。一般觀念認為眼睛是靈魂之窗,可是在莫迪葛里亞尼的畫裏,人物的視線幾乎沒有焦點,眼神茫然空洞,彷佛對外在世界視而不見。其實,抽象化只是畫家使用的一種表現形式,他實際關照的是自己的內在世界,描繪抽象畫的是一種內省的藝術,人道主義的關懷。

而他另一項重要的裸女題材,背景一樣抽象化,平面化的單純構圖,用色具裝飾性。他引用了歐洲文藝復興以來的斜躺的裸體造型,但比較特殊的作法,在構圖上他不強調古典主義裏的人體完整的審美原則,經常刻意將人體的手腳或頭部裁去,讓人體擺脫畫框的限制。他的人體像是漂浮在畫布上,只有人物本體得到凸顯。評論家認為,從視覺的直觀看,他的裸女確實有情色的誘惑,但畫家更關心藝術的形式美學以及心理的投射。現實愛欲的激情,烈酒、大麻的催化,使得他的繪畫有一種獨特的魅力。由於他的孤獨投射在人物畫裏,忽視外在世界的冷暖,透露出神秘的特質。法國作家、導演考克多即認為,莫迪葛里亞尼的肖像畫或自畫像,皆呈現出一種宛如獨角獸的形象,危險而又顯得高貴優雅,是其內在線條的反映。關於雕塑作品的幾則傳說

莫迪葛里亞尼對雕刻一直抱持著濃厚的興趣,而義大利的藝術有悠久的雕刻傳統。但由於體力與材料的限制,他留下的雕塑作品不多。除了承襲希臘、羅馬的西方傳統,他也喜愛非洲雕刻的豐富語言,而在蒙巴納斯遇見羅馬尼亞雕刻家布朗庫西,則對雕刻簡潔造型有啟發性的影響。他反對羅丹的風格,主張要直接在石材上雕鑿,作品富有生命力。

他的雕刻作品存世不多,共有20多件左右。有兩則關於他的雕刻作品的傳說,留給後人許多想像的空間。據說有一段時間他每天出現在蒙巴納斯畫室附近的一處建築工地,因為工地裏堆積了許多建築石材。他買不起石材,又不敢偷竊,心中滿懷創作的欲望,於是利用晚上工人休息後,直接在工地裏雕刻。這些石頭後來在工程進行時全數被埋入地底當作地基之用,包括他一些未完成的傑作。

另一則傳說是1913年他回到故鄉利佛諾,會見了昔日的藝術家友人,談論的話題全是雕塑。他還把創作的頭像雕刻照片展示給友人看。期間他順利取得石材,有一間雕刻的坊間,他完成了許多的雕刻品,無奈地這批雕塑得不到人的支持,又無法無法運往巴黎,一氣之下,他把雕刻品全部丟進運河內。很多年後他的聲名大噪,人們到運河裏打撈這些雕塑,卻無功而返。

這些傳說究竟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或許是後人為吸引觀光客所編織一點黃金夢吧!但有一點可以確定,莫迪葛里亞尼的作品難能可貴,才衍生出這些傳說。

巴黎畫派代表人物的影響力

二十世紀初,巴黎湧入一批嚮往現代藝術的年輕藝術家,他們來自異鄉,卻在巴黎發光發熱。主要活動的地點在蒙巴納斯區,這群藝術家被稱之為巴黎畫派, 成員中有:莫迪葛里亞尼、奇斯林、蘇汀、夏卡爾、 藤田嗣治、布朗庫西等。 甚至一些文學家、詩人、音樂家也是巴黎畫派的成員。他們沒有界定出特定的風格, 而是具有開創性、來自世界各地的前衛藝術家,共同營造出了豐富多元的藝術氛圍。莫迪葛裏亞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是少數的來自南方義大利的藝術家,熱情自由,波希米亞式的生活方式,最能代表巴黎畫派的青春年代氣息。

莫迪葛里亞尼的雕塑、肖像畫風格獨特,流利的線條、簡潔的形式曾經啟發了夏卡爾、亨利摩爾和無數的現代藝術家。而他對於中國早期留法藝術家更是有深厚的影響,常玉、潘玉良、林風眠的人體畫,顯著地受到他的啟發。今日的不少當代藝術家肖像畫裏,仍然看出莫迪葛里亞尼的影響。

2002至2003年間,美國的紐約水牛城公立美術館、洛杉磯郡立美術館與辦一場莫迪葛里亞尼與蒙巴納斯藝術家作品巡迴大展。以這位最受世人歡迎的義大利藝術家為主軸,介紹巴黎畫派輝煌多采的藝術展現。巴黎畫派至今近一百年了,藝術評論家重新高度評價這一項美術運動。尤其近兩年莫迪葛里亞尼的相關展覽愈來愈多,他的藝術成就重新被評估,不再僅是以神秘浪漫的軼事看待。


資訊來源: Ranvel 藝術拍賣集團 網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